第1993章

小说:1627崛起南海 作者:零点浪漫 我要报错
  京杭大运河的扬州河段又被称作“扬州三湾”,意指这里的运河河道曲折蜿蜒,与其他地段的运河取直线开挖的方式大不相同。有人说这种特殊的做法是为了不破坏扬州的风水,但实际上这是工程设计者为了消除地面高度差,让水面保持平缓而采取的一种施工手段。而这样的弯曲河道却与两岸的诸多人文景观一起,形成了扬州运河别样的景致。

bet36备用网址台湾  两艘运盐船自瓜洲古渡驶入扬州段的运河,这里被称作是扬州门户,瓜洲以北便是扬州城,南面与镇江隔水相望,从南宋年间便在这里修筑有城垒。这瓜洲城周长一千五百四十三丈九尺,城墙高两丈一尺,是历代明人涉足扬州的必到之地,更有石桥踏月、天池夜雨、江楼阅武、漕舰乘风等瓜洲十景着称于世。不过龚十七等人有重任在身,此时倒是无暇在这里停船上岸寻幽探胜了,只能是在甲板上随便看看了。

  “龚兄可曾读过《警世通言》一书?据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,便是发生在瓜洲。”姬元青望着江岸上的瓜洲城,对龚十七问道。

  龚十七应道:“书未曾读过,不过以前倒是在茶馆里听过说书先生讲这杜十娘的故事,实乃烈性女子,令人敬佩啊!”

  《警世通言》是明末冯梦龙所撰写编辑的白话小说集,其问世的时间刚好比海汉的出现早那么两三年,其中的故事生动又贴近民众生活,所以在三亚等地的茶馆中,也有说书先生会将这本书中的故事作加工之后拿到台上表演,是以姬元青和龚十七对于瓜洲这个地方都会有一点特殊印象。

  不过撇开这些传奇故事和瓜洲城垒的军事职能不提,这地方正好是水运要冲之地,大运河与扬子江交汇之处,自然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大量商人将这里作为货物集散地。单以繁荣程度而论,这里甚至已经不比扬州城的商业氛围差多少了。

  加之这里的河道比与其接壤的江面要狭窄得多,船一多就显得格外拥挤,只能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向北行进。

  “这地方居然还得排队进出,有点像进出三亚港的航道啊!”龚十七望着前方江面上排成长龙鱼贯而行的船只,有些无奈地叹道。

  姬元青道:“无妨,顶多就是走得慢些,终究还是会到的。”

  本书首发,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

  京杭大运河的扬州河段又被称作“扬州三湾”,意指这里的运河河道曲折蜿蜒,与其他地段的运河取直线开挖的方式大不相同。有人说这种特殊的做法是为了不破坏扬州的风水,但实际上这是工程设计者为了消除地面高度差,让水面保持平缓而采取的一种施工手段。而这样的弯曲河道却与两岸的诸多人文景观一起,形成了扬州运河别样的景致。

  两艘运盐船自瓜洲古渡驶入扬州段的运河,这里被称作是扬州门户,瓜洲以北便是扬州城,南面与镇江隔水相望,从南宋年间便在这里修筑有城垒。这瓜洲城周长一千五百四十三丈九尺,城墙高两丈一尺,是历代明人涉足扬州的必到之地,更有石桥踏月、天池夜雨、江楼阅武、漕舰乘风等瓜洲十景着称于世。不过龚十七等人有重任在身,此时倒是无暇在这里停船上岸寻幽探胜了,只能是在甲板上随便看看了。

  “龚兄可曾读过《警世通言》一书?据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,便是发生在瓜洲。”姬元青望着江岸上的瓜洲城,对龚十七问道。

  龚十七应道:“书未曾读过,不过以前倒是在茶馆里听过说书先生讲这杜十娘的故事,实乃烈性女子,令人敬佩啊!”

  《警世通言》是明末冯梦龙所撰写编辑的白话小说集,其问世的时间刚好比海汉的出现早那么两三年,其中的故事生动又贴近民众生活,所以在三亚等地的茶馆中,也有说书先生会将这本书中的故事作加工之后拿到台上表演,是以姬元青和龚十七对于瓜洲这个地方都会有一点特殊印象。

  不过撇开这些传奇故事和瓜洲城垒的军事职能不提,这地方正好是水运要冲之地,大运河与扬子江交汇之处,自然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大量商人将这里作为货物集散地。单以繁荣程度而论,这里甚至已经不比扬州城的商业氛围差多少了。

  加之这里的河道比与其接壤的江面要狭窄得多,船一多就显得格外拥挤,只能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向北行进。

  “这地方居然还得排队进出,有点像进出三亚港的航道啊!”龚十七望着前方江面上排成长龙鱼贯而行的船只,有些无奈地叹道。

  姬元青道:“无妨,顶多就是走得慢些,终究还是会到的。”京杭大运河的扬州河段又被称作“扬州三湾”,意指这里的运河河道曲折蜿蜒,与其他地段的运河取直线开挖的方式大不相同。有人说这种特殊的做法是为了不破坏扬州的风水,但实际上这是工程设计者为了消除地面高度差,让水面保持平缓而采取的一种施工手段。而这样的弯曲河道却与两岸的诸多人文景观一起,形成了扬州运河别样的景致。

  两艘运盐船自瓜洲古渡驶入扬州段的运河,这里被称作是扬州门户,瓜洲以北便是扬州城,南面与镇江隔水相望,从南宋年间便在这里修筑有城垒。这瓜洲城周长一千五百四十三丈九尺,城墙高两丈一尺,是历代明人涉足扬州的必到之地,更有石桥踏月、天池夜雨、江楼阅武、漕舰乘风等瓜洲十景着称于世。不过龚十七等人有重任在身,此时倒是无暇在这里停船上岸寻幽探胜了,只能是在甲板上随便看看了。

  “龚兄可曾读过《警世通言》一书?据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,便是发生在瓜洲。”姬元青望着江岸上的瓜洲城,对龚十七问道。

  龚十七应道:“书未曾读过,不过以前倒是在茶馆里听过说书先生讲这杜十娘的故事,实乃烈性女子,令人敬佩啊!”

  《警世通言》是明末冯梦龙所撰写编辑的白话小说集,其问世的时间刚好比海汉的出现早那么两三年,其中的故事生动又贴近民众生活,所以在三亚等地的茶馆中,也有说书先生会将这本书中的故事作加工之后拿到台上表演,是以姬元青和龚十七对于瓜洲这个地方都会有一点特殊印象。

  不过撇开这些传奇故事和瓜洲城垒的军事职能不提,这地方正好是水运要冲之地,大运河与扬子江交汇之处,自然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大量商人将这里作为货物集散地。单以繁荣程度而论,这里甚至已经不比扬州城的商业氛围差多少了。

  加之这里的河道比与其接壤的江面要狭窄得多,船一多就显得格外拥挤,只能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向北行进。

  “这地方居然还得排队进出,有点像进出三亚港的航道啊!”龚十七望着前方江面上排成长龙鱼贯而行的船只,有些无奈地叹道。

  姬元青道:“无妨,顶多就是走得慢些,终究还是会到的。”京杭大运河的扬州河段又被称作“扬州三湾”,意指这里的运河河道曲折蜿蜒,与其他地段的运河取直线开挖的方式大不相同。有人说这种特殊的做法是为了不破坏扬州的风水,但实际上这是工程设计者为了消除地面高度差,让水面保持平缓而采取的一种施工手段。而这样的弯曲河道却与两岸的诸多人文景观一起,形成了扬州运河别样的景致。

  两艘运盐船自瓜洲古渡驶入扬州段的运河,这里被称作是扬州门户,瓜洲以北便是扬州城,南面与镇江隔水相望,从南宋年间便在这里修筑有城垒。这瓜洲城周长一千五百四十三丈九尺,城墙高两丈一尺,是历代明人涉足扬州的必到之地,更有石桥踏月、天池夜雨、江楼阅武、漕舰乘风等瓜洲十景着称于世。不过龚十七等人有重任在身,此时倒是无暇在这里停船上岸寻幽探胜了,只能是在甲板上随便看看了。

  “龚兄可曾读过《警世通言》一书?据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,便是发生在瓜洲。”姬元青望着江岸上的瓜洲城,对龚十七问道。

  龚十七应道:“书未曾读过,不过以前倒是在茶馆里听过说书先生讲这杜十娘的故事,实乃烈性女子,令人敬佩啊!”

  《警世通言》是明末冯梦龙所撰写编辑的白话小说集,其问世的时间刚好比海汉的出现早那么两三年,其中的故事生动又贴近民众生活,所以在三亚等地的茶馆中,也有说书先生会将这本书中的故事作加工之后拿到台上表演,是以姬元青和龚十七对于瓜洲这个地方都会有一点特殊印象。

  不过撇开这些传奇故事和瓜洲城垒的军事职能不提,这地方正好是水运要冲之地,大运河与扬子江交汇之处,自然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大量商人将这里作为货物集散地。单以繁荣程度而论,这里甚至已经不比扬州城的商业氛围差多少了。

  加之这里的河道比与其接壤的江面要狭窄得多,船一多就显得格外拥挤,只能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向北行进。

  “这地方居然还得排队进出,有点像进出三亚港的航道啊!”龚十七望着前方江面上排成长龙鱼贯而行的船只,有些无奈地叹道。

  姬元青道:“无妨,顶多就是走得慢些,终究还是会到的。”京杭大运河的扬州河段又被称作“扬州三湾”,意指这里的运河河道曲折蜿蜒,与其他地段的运河取直线开挖的方式大不相同。有人说这种特殊的做法是为了不破坏扬州的风水,但实际上这是工程设计者为了消除地面高度差,让水面保持平缓而采取的一种施工手段。而这样的弯曲河道却与两岸的诸多人文景观一起,形成了扬州运河别样的景致。

  两艘运盐船自瓜洲古渡驶入扬州段的运河,这里被称作是扬州门户,瓜洲以北便是扬州城,南面与镇江隔水相望,从南宋年间便在这里修筑有城垒。这瓜洲城周长一千五百四十三丈九尺,城墙高两丈一尺,是历代明人涉足扬州的必到之地,更有石桥踏月、天池夜雨、江楼阅武、漕舰乘风等瓜洲十景着称于世。不过龚十七等人有重任在身,此时倒是无暇在这里停船上岸寻幽探胜了,只能是在甲板上随便看看了。

  “龚兄可曾读过《警世通言》一书?据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,便是发生在瓜洲。”姬元青望着江岸上的瓜洲城,对龚十七问道。

  龚十七应道:“书未曾读过,不过以前倒是在茶馆里听过说书先生讲这杜十娘的故事,实乃烈性女子,令人敬佩啊!”

  《警世通言》是明末冯梦龙所撰写编辑的白话小说集,其问世的时间刚好比海汉的出现早那么两三年,其中的故事生动又贴近民众生活,所以在三亚等地的茶馆中,也有说书先生会将这本书中的故事作加工之后拿到台上表演,是以姬元青和龚十七对于瓜洲这个地方都会有一点特殊印象。

  不过撇开这些传奇故事和瓜洲城垒的军事职能不提,这地方正好是水运要冲之地,大运河与扬子江交汇之处,自然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大量商人将这里作为货物集散地。单以繁荣程度而论,这里甚至已经不比扬州城的商业氛围差多少了。

  加之这里的河道比与其接壤的江面要狭窄得多,船一多就显得格外拥挤,只能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向北行进。

  “这地方居然还得排队进出,有点像进出三亚港的航道啊!”龚十七望着前方江面上排成长龙鱼贯而行的船只,有些无奈地叹道。

欢迎大家访问:飞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txiaoshuo.com/book/2629/1991/